星期四, 8月 09, 2007

Tin Robot & 小學記憶


童年時有時會寄宿在油麻地的外婆家裏, 因較接近一個我最不願意去的地方:油麻地天主教小學! 雖然上聖經堂時得知有天堂的存在,但在繁重的工課及暗憂生學的壓力下, 實則活在地獄之中, 星期六早上有時會跑到教堂裏坐著,好奇地看別人領「聖體」及渴耶蘇的「血」,一直以來,我其實不知道他們喝的是甚麼,但總覺得很不安似的…
還有, 每次到教堂的星期六,那天就總有一些原因被老師罸留堂! 我想…可能上帝不太喜歡自己? 會不會自己是上帝「造人」時的一件「次貨」? 是件不滿意的作品嗎? 也可能是魔童吧…??
每一年的校內繪畫比賽, 我都有獲獎, 還有一次獲得「香港節」的繪畫奬,但年幼的我亳不知情,學校只告訴我要畫一幅很大的畫,記憶中有五呎八吋高左右,由於我讀書成績不好,校方對我的態度很冷淡,我-沒有得到任何奨勵! 但我當時知道別的小孩子是有「獎品」的。 當時的美術老師也教我英文課, 她很不耐煩地跟我調油漆,(她很怕髒!)不情願地似的跟我完成了那幅畫, 還怪責我的英文課差,我們就是這樣惶惶恐恐地完了事。
後來學校舉辦星期六持別的繪畫班,我對此滿懷希望,但後來才知道要得老師「歡心」的同學才能進繪畫班,同班中經常考第一兼夾眼大大,能歌善舞的可愛女孩子進了繪畫班! 而我呢…就跟其他「平庸」及「低劣」的學生擠在天台禮堂上看「大力水手」卡通片…
後來我才知道如何去形容當時的處境: 我就是活在納粹德國的「猶太人」!
當時學得最快的是逃避現實,害怕白天,因為要上學,喜歡夜晚,能活在家中。每次跟外婆經過一間位於普興戲院斜對面的玩具店時,就必定註足觀看厨窗內的鉄皮機械人玩具,由於是高價貨,每次都只是敬畏地離開,也沒有想過擁有一件。
今天還依稀記得鉄皮玩具那種獨有的機油味,在學校的課堂中聽到各種宗教的奇跡,每日唸「聖母經」,但係,我只能在自己的玩具中找到「慈悲」。

4 則留言:

廣明 說...

原來kenny 你在兒時已經和鐡皮玩具結下不解之緣哦~
做創作呀..設計呀..愛繪畫的朋友都忠愛玩具..都有童心..都是kidult...
旺角的玩具店食玩店..到現在還是吸引我定期去走走,總是看得入神。

wong kenny 說...

童年時只會玩鉄皮玩具,不會做創作,憑本能畫公仔咁…

Man Tam 說...

Kenny,不知道之前有沒有告訴你。中學時,因為喜歡古靈精怪的東西,選了理科。但是,到了中五會考才知道不可以報考美術科。當時年少氣盛,一怒下跑到班主任的房間,希望問過明白,不問尤事可,問完把幾火!他說因為我修讀的是理科,沒有在校內上過美術課(文科才有美術科),故此不肯為我報考,恐怕我成績不好,將學校美術科成績拉低。但是,自已報考也不成,因為第一年考會考,一定要由就讀的學校報考。就是這樣,我要在下一年以自修生的名義報考,當我看到成績單時,這支火箭為自己爭了一口氣,同時也明白到,自已希望做的事,還是靠自已吧!

wong kenny 說...

我記得你講過呀!我讀文科,但係都係冇美術堂,根本冇文化!唔重視!我都係自己報,不過學校就冇反對,已忘記咗成績Lo!
真係要靠自己,由其是我地呢班晚上上學嘅人,以前D教育好簡陋,所以愈係久遠以前嘅人係真係讀書叻!
現在人有錢去外國野雞學店玩完返嚟, 重想博幪扮鬼佬,重係 林子祥 時代咩?
我很憎D假洋鬼子在中國人面前扮鬼…